和领导老婆激情时刻

  现在这个点马莉的老公还没有下班,汽车开到他公司门口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再有二十分钟就是下班的时间了,我把车子停的地方离他公司大门有一段距离,不过门口的人来人往我这边看的是一清二楚。
  在车里坐的无聊,我把他的资料又拿出来看了一看,发现信封中掉出来一张名片,我拿起一看,魏山,这个应该是马莉老公的名片了。
  到了下班的时间,我看见魏山走出了公司,和她一起出来的时候还有个女人,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搞前台接待的小妞儿,没想到魏山这么厉害,公然在公司搞女人,真不一般。
  见二人上了车,我也发动好车子准备着,魏山车子往我这边开来,我扭了一下头装着打电话的样子,不让他看到我的脸,车子从我边上一闪而过,他应该还没发现我。
  我赶紧跟上二人的车子,开出租车的时候没少干跟踪车子的事情,这种事不能跟的太紧,太紧的话容易被发现,但也不能太松,太松会被甩掉,我开出租时帮别人跟踪,由于跟踪的好,还小赚了一笔,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跟了一会儿,我发现二人要去的地方很奇怪,等二人的车子停稳,魏山下车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是谢芳怡住的小区,魏山下了车,而那个小妞儿并没有下,我想跟下去,可是转念一想,那个小妞儿看我眼熟,别让她发现了我才好,在车上守株待兔不是更好。
  我又观察了一下他的车子,也有些眼熟,脑中一闪,记得前几天我来谢芳怡这里的时候,见过这部车子,我说里面开车的人怎么又些眼熟,原来就是魏山啊,那么谢芳怡和魏山还有联系,那么谢芳怡还让我给她要清楚损失费,这是为什么?
  一个疑问顿时浮上我的心头,我对谢芳怡也开始产生了怀疑。
  大概过了有三十多分钟,魏山又回到了他的车子上,我还在思索着谢芳怡的可疑之处,他的车子已经启动了,我赶紧跟了上去,他车速开的并不是很快,二人来到了一处餐馆像是要用餐的样子,我这才发现我现在也是饥肠辘辘了,该吃晚饭了,我等二人进去,发现他们竟然挑了一个靠近床无的位置坐了下来,我所在的位置正好能拍到二人在那里打情骂俏。
  我调好焦距,对着二人拍了几张,看到边上有小吃店,随便买了点吃的东西先填饱肚子再说,赶紧回到车子上,怕跟丢二人,回到车子上发现二人还在那里吃饭,我闲着无聊,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小妞儿,还挺漂亮,好穴都让狗操了,这个魏山不怎么样,搞的女人还都挺漂亮。
  二人这顿饭吃得时间可不短,足足有两个多小时,精彩盡在ninilu.com看到二人互相搂着走出了餐馆,我心中暗骂着,你们TMD吃金子呢,害的老子在这里呆这么长时间。
  本以为二人晚上还要去酒吧、迪厅之类的地方又要在外面等他们,可不曾想,魏山把车直接开到了一家快捷酒店,心道,这下有门,估计二人要来这里打炮。
  我在外面看了一下这家酒店,发现酒店的每个房间都有一个阳台,并且阳台之间是互通着的,在外面盘算着,等下跟他们进去在这对狗男女的隔壁开一间房,应该能拍到想要的东西。
  我在酒店外面见他们离开了服务台,于是也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女服务生在那里给客人办理入住手续,我来到服务台向那个女服务生说道:"你好,刚才那两个人住到那个房间了?给我在他们的隔壁开个房间。"那个女服务生警惕的看着我,说道:"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开到他们的隔壁,我们酒店有保护客人隐私的义务,不能给你随便开房间。"我听她这么一说,连忙从包中抽出了五百块钱,悄悄的塞给她,说道:"那个女的是我女朋友,我来这里是捉奸的,看能给行个方便不?"说着,把手中的照相机让服务生看了看。
  服务生见我塞过来几张大红鱼,态度明显有了改变,左右看了一下,大厅中除了我就只有她一个人,飞快的把钱塞到身上说道:"给你行方便当然不行,不过给你开个房间是没有问题的。"说着给我眨了一下眼睛,悄悄对我又说道:"他们在1609!不过你不要在这里闹事啊,我们这里可是有保安的,要是闹事的话被轰出去了,可不要说是我故意给你开的房啊。"我看到她熟练的抽出一张房卡,在电脑上做了登记之后就递给了我,我一看1611,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接过房卡,对她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就是拍点证据,要是闹事的话,我直接去抓奸就行了,还拿相机来这里做什么啊!"说就朝电梯走去。
  用房卡开了房门,也没有心思看这间房子的布局,就直接走到有阳台的那个推拉门前,我用力拉了一下,没有拉开,原来这间酒店怕顾客出意外,把通往阳台的推拉门锁住了,我看了一下锁闭的位置,就是用铁丝把推拉门固定到了门框上,并不是很难弄开,我在身上找到了两枚硬币,垫在两指之间,用力一扭,铁丝就松动了。
  我三下五除二把推拉门上的铁丝弄开了,不过推拉门只能打开一条缝,我侧着身子试了一下,过去没有问题,也不再街其他的铁丝了,只要能到阳台上就行。
  我拿着照相机,来到了魏山二人的推拉门前,由于这是十六楼,推拉门还被封死着,他们以为不会有人来阳台上,所以推拉门上的门帘只是半拉着,我在推拉门外看里面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二人现在并没有脱光衣服,各自穿着自己的内裤,在房间中的沙发上坐着,魏山一身的肥肉看着都恶心,怪不的马莉要跟他离婚,哪个女人看见这个都不会兴奋,不过这个小妞儿身材倒是挺好的,穿工装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胸前的一对乳房并不是很大,比起马莉当然不如,不过胜在年轻,细细的小腰不堪一握,虽然看不清屁股的模样,不过顺着腰身往下去,均匀的细肉能组成一对美的纤臀。
  二人在里面一边喝茶一边调情,魏山不时的在小妞儿的身上摸索着,真不知道这个小妞怎么能承受住那一身恶心的肥肉,不过看她眉宇之间也有几分不耐烦,里面说话的声音被推拉门隔断了,听的并不太清楚。
  我见二人在里面没有在打炮,怕他们发现不敢拍照,在外面蹲了一会儿,看到魏山朝小妞扑了过来,那小妞一躲,拉着他往浴室走去,看来二人要洗白白了再打炮。
  等二人进了浴室,我调整了一下位置,找了个能清晰拍到床的位置站在那里,在十六层的高楼上,风在脸庞呼呼的吹着,风声能掩盖我这里发出的声音。
  二人很快就洗了,小妞先围着浴巾出来了,紧跟着魏山也挺着大肚子从浴室中跑了出来,肚子上的肥肉一上一下的,看到我差点笑出声来,我赶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我看着小妞皱着眉头坐在床边看着魏山往他这边跑来,魏山到了床边往床上一扑,一下把小妞压在床上,幸亏这家酒店的床软,小妞被魏山压在了床里面,被魏山在上面押着,全看不到小妞的上半身,我真担心这个小妞怎么能承受住这么大的一坨肉。
  二人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我拿出相机赶紧拍了几张,由于相机调的是静音,里面跟本听不到,要是魏山听到拍照的声音非要吓的阳痿不行。
  他们是叠在一起的并拍不到二人的样子,我在外面等着机会,魏山把那个小妞压了一会儿,缓缓的爬了起来,我见他坐在床边,小妞也坐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被压的不清,许久都没有呼吸新鲜空气了。
  魏山抱着小妞的头往自己的胯下按,看样子是想让她给自己做口活,我看这个小妞拢了一下头发,皱着眉先试着用舌头舔了一口,然后一口含了进去,这时头发垂了下来遮住的脸,我拿起相机又抓拍了几张,我并不想拍到这个小妞,觉得她好像不是特别的情愿与魏山做这种事情,所以只拍到魏山那种下体被含着,闭着眼睛一副十分销魂的样子。
  这小妞吸了一会儿,魏山把拉她起来,让小妞跪在床边,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从她后面挺了进去,我又连拍了几张,觉得应该差不多,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魏山猛的抽插了几下就趴在小妞身上不动了,看来他缴枪了。
  我也没没兴趣再看他们调情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就回到自己屋子。我不想在这里过夜,该拍的东西已经拍了,要是明天再走要是碰见他们就不太好了,于是就去前台退房。
  我开房间时间并不长,那个女服务生还在那里,她见我进去时间并不是很久就来退房,有些诧异,在我退房时,看了四下无人,八卦的问道:"怎么样?得手了么?"我拿着相机对着她晃了晃,这个小妞对我狡黠的笑了一下,给我办了退房手续。
  现在时间有些晚了,我知道马莉现在肯定没有睡,说不定还在哪玩鸭呢,也不想去打搅她,这几天去三亚我也有些累了,就直接开车回家了。
  第二天醒来,我感到非常的惬意,自从大学毕业以来,能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屈指可数,每天要被那该死的闹钟吵醒为了生计而奔波,拼命的赚钱,不过这些天来倒是非常的舒服,有穴操还能去免费旅游,我发现自己有当小白脸的潜质,又胡思乱想的一阵,还是起床了。
  认认真真的刷了牙洗过脸,就给马莉打电话了。
  马莉那边传来懒洋洋的声音,看样子是还没睡醒,"那位……""马莉姐,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事情办妥了,现在给你送去么?"那边顿时来了精神,说道:"这么快啊,我以为要过几天才行呢。"我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办事你放心,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吧。""好的,我还在昨天的那个公寓中,你现在就来吧。"我挂了电话,吹着口哨收拾了一下,就往马莉家赶去,心道,这下估计能大赚一笔了。
  马莉在电脑旁看着我昨天拍摄的作品,嘴中嘟囔着说道:"这老小子花样还挺多,跟老娘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见过这样玩过。"说,看着我笑了笑。
  我也没在意,摸着她的大腿说道:"怎么样,我摄影的技术很不错吧,你看这张特写,多震撼!"等马莉看照片,我摸了一下他的裆部,发现那里已经湿漉漉了,我问道:"怎么样,看的欲火焚身的,去打一炮?"马莉拿出我正在她大阴唇上捏着的手,自己坐在了沙发上,说道:"等下再玩,我给你说点正事。"我以为她要给我好处费,这比打炮更让我兴奋,也跟着她坐了过去。
  马莉递给我一支烟,各自点上,她才说道:"照片拍的不错,能达到我的要求,不过我还有点事想跟你谈谈。"我见她的样子并不是想给我钱,疑惑的问道:"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去做。"马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我把这些照片给我老爸看了,魏山铁定从公司滚蛋,不过公司还需要人照看,我想让你去经营公司,怎么样有问题么?"我想了一下,又问道:"经营公司啊,这个可不是我的强项,我怕会搞不好公司。"马莉弹了一下烟灰,接着道:"这个你放心,有我和我老爸,你只要去做总经理就行了,具体经营和资金的事情有专门的人去做,每个月只要给我打钱就行了,另外你的一份也少不了你的。"我一听,突然有些害怕,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么,怎么会轮到我,不会其中有什么猫腻么?
  马莉见我沉思不语,接着又说道:"你放心,公司经营的都是正规生意,对你不会有什么坏处的。"我又问道:"那你怎么能搞掉魏山呢,你老爸是做什么的?"马莉沉思了一下说道:"给你说了吧,反正你早晚都要知道,魏山的那家公司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可是几年前,由于经营不善导致快要破产,我老爸给他扶持了一下,现在魏山在公司已经没有任何股份了,让他滚蛋我老爸一句话的事儿,这些年我老爸看在我的面子上一直让他留在公司,我只要把这些照片拿给我老爸一看,魏山不滚蛋也不行了。"我点点头,又问道:"你老爸这么有本事啊,自己也在开公司么?"马莉又是沉默了一阵,说道:"我老爸是市里边的主要领导,帮他一下没有任何难度,那间公司就是老爸洗钱用的,你现在明白了么?""市里边主要领导?难道是马市长?"我惊讶的叫道,马市长是市里边主抓工程建设的,扶持个把公司全没有问题。
  马莉坐在那里吸了一口烟说道:"怎么样,这下放心了吧。"我听她这么一说,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问道:"那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做经理呢,还要分我一杯羹呢?"马莉笑骂道:"看着你挺聪明的,这点事都想不明白,国家明文规定不许领导和领导直系亲属经商,我老爸肯定不会同意让我去经营的,你要是不去他肯定会让别人去,那样的话,我这份钱不就少了么,比起你那杯羹根本就划不来。"我这才全放下心来,说道:"成交,还需要我做些什么?"马莉说道:"剩下的事情你都帮不上忙了,你就等着去当经理就行了。"入夜,马市长的府邸,当马市长在笔记本上看最后一张魏山的照片后,面带怒色的说道:"小莉,你说怎么办,让我怎么收拾这家伙。"马莉咬着嘴唇,委屈的说道:"老爸,反正我们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离婚是离定了,不过我想让他从公司滚蛋。"马市长听女儿这么一说,靠在自己的真皮沙发上想了一阵,为难的说道:"离婚是肯定要离的,不过公司暂时还不能没有他,这小子把公司经验的还不错,你也知道老爸的难处,每个月还有几十万的工程款要从他那边过。"马莉拉过老爸的胳膊,靠在他肩头,说道:"地球离开谁都会转,再说了我认识一个朋友,原来也是开公司的,现在把公司卖了,正想找点事做呢。"马市长拍了拍女儿的手说道:"容我再想想,这件事马虎不得。"马莉气鼓鼓的站起来,生气的说道:"想什么想,你本来就没有打算让他滚蛋吧。"说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
  马市长看着女儿的身影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