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情人–母亲

  爸爸妈妈曾经有过幸福美满的性生活,可是在我十五岁那年,爸爸到国外的使领馆工作,每年只能回国休假一个月。家里只留下我和妈妈。妈妈那年还不到四十岁(可是有许多人说妈妈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是女人最成熟、最美丽,也是最迷人,最有魅力的黄金年段。
  妈妈是个美丽的女人,在妈妈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身上有特有的那种风韵是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所没有的。
  和所有的少年一样,十五岁的我也常常做性梦,梦中的女主角常常是和妈妈年纪差不多的美艳、丰腴的成熟女性,有时甚至就是妈妈。从梦中醒来,我常常会懊悔,也常常自责,但更多是感到一种甜蜜,有时还会顺着梦境凭空生出一许多异想天开,生动逼真的性幻想。
  为了使妈妈摆脱孤寂,我开始有意识地花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多陪陪妈妈。
  妈妈是很注重自己的仪表和姿容的,她不像那些时髦、浅薄的女人使用高级化装品。妈妈是素面朝天,真正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除了上班和正式场合,妈妈穿着高贵典雅的职业服饰外,平常总是穿一条洗得发白的名牌牛仔裤,上身着一袭淡黄色真丝套衫。这样一来,紧身的牛仔裤把她修长、浑圆的双腿,丰腴、圆翘的丰臀勾勒得更加性感迷人。夏天来时,妈妈还会穿上美丽的裙装,有时是飘逸曳地的长裙,有时是充满活力的短裙。但无论穿什么,妈妈那魔鬼般的身材和面容都会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任何女人都不会比得上我的妈妈。
  事情终于不避免地发生了。
  在我十六岁那年的夏天,我和妈妈的情感几乎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我清楚地记得那个花月圆的夜晚,到了互道晚安的时候,我和妈妈缠绵地拥抱着,互道晚安,当我把嘴贴上她红润、香甜的樱唇时,妈妈没有像往常那样把我推开,而是任我亲吻着她红润、香甜的小嘴,甚至我感觉到她的舌头曾试探性地伸过来两次,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妈妈那在丝质长袍下丰腴、成熟的肉体的温度。但是,当我试图把舌头进妈妈的嘴里时,妈妈猛地把我推开,娇羞满面地走楼上她自己的卧室。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感到精神出人意料地。我和妈妈都有在清晨洗浴的习惯。在我起床之前,妈妈早已起来,而且已经洗浴结束了。我走进洗浴间,把身体冲洗得乾乾净净。
  洗浴结束后,我感到全身是那么的清新。带着这清新我来到餐厅,妈妈正在准备早餐。妈妈穿着一袭乳白色半透明真丝长袍,满头秀发如黑色的瀑布披散在脑后,隐约可见那水粉色的乳罩和小巧、精致的三角裤,那丰腴、圆翘、性感的丰臀的轮廓隐隐可见。那一刹那间妈妈凸凹有致、成熟丰腴的胴体所展现出来的无限诱惑惹得我一阵阵迷醉,禁不住心神不定胡思乱想。那一刹那,我真的想冲向前去把妈妈抱住,把丰腴、饱满、浑圆、挺翘的肥美的屁股爱抚把玩一番。但理智警醒着我,不能冒然行事,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我走近妈妈,紧贴在她的身后。妈妈没有防备被我吓了跳,随即便说:
  「玉龙,不要闹了,快到那边坐着,妈妈马上就把早饭做了。」说着回过头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
  我顺从地走到餐桌前坐,过了一会,妈妈把早餐端了上来,站在我的身边,轻柔地问道:
  「乖儿子,今天早上是喝牛奶呢?还是喝咖啡?」一阵幽幽的体香扑入我的鼻中,我的心神不由得一荡,我稍一转身,伸出左手搂住妈妈柔软的腰肢,把脸贴在妈妈丰满、圆翘的双乳间,喃喃地说:
  「妈妈,我……我爱你……」
  妈妈先是一怔,随即便轻轻地笑了,她抚摸着我的头说:
  「傻孩子,妈妈也爱你啊!」
  我把脸贴在她丰满、尖挺的乳胸上轻轻摩挲着,左手慢慢向下滑着,滑到了她圆突、丰腴、浑润、肥美的屁股上,这时把右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试探着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她光润、细腻、修长、浑圆的大腿。
  渐渐地妈妈已不能忍受我的爱抚,呼吸急促起来,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销魂的呻吟:
  「啊……啊……玉龙,宝贝儿子……啊……啊……不……啊……快……快……放开……放开妈……妈妈……啊……啊……」这样说着,却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柔软而坚挺的乳房上,丰腴的身姿扭动着,肥美的丰臀摇摆着。我知道妈妈的心思,她对将要发生的事还心存羞怯,那毕竟是有违伦理的超级禁忌,而我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可是妈妈现在春心已然萌动,慾火已然燃起,只是残存于潜意识中的那一点点理智还没有泯灭。
  「妈妈,亲爱的妈妈,我爱你,我要妈妈做我的情人,啊,妈妈。」我把妈妈紧紧搂在我的腿上,热烈地爱抚着她。妈妈忍不住轻轻娇笑着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妈妈用她的小嘴轻轻咬着我的耳垂,悄悄地说∶「坏小子,经验很丰富哦!怎么学会的?还不快坦白!」「玉龙,来,抱着妈妈,我们上楼吗?」
  我知道妈妈的慾火和我一样已愈来愈炽烈,急切地渴望着那有违伦理的超级禁忌时刻的到来。
  妈妈身高168公分,体重63公斤,然而情爱的力量使我一下子就把妈妈抱了起来:
  「的,妈妈,我抱你上楼,我爱你,妈妈。」
  我和妈妈都清楚地知道「上楼」意味着什么。
  我把妈妈丰腴、成熟和身体抱在怀中,妈妈的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一双美丽的眸子柔情似水地深情地凝视着我。我们互相凝视着,我把美艳、丰腴、性感、成熟的妈妈抱上了楼,抱进了她充满了女性气息的的浪漫的卧室。
  我趴在妈妈丰腴的身上,和妈妈亲吻着,手在她周身上下抚摸着,妈妈微微喘息着,任由着我的抚慰。
  「妈妈,我爱你,我要你做我情人,我要你。」我把妈妈的身体压在身下,双手在她的周身游走着,片刻间摸遍了妈妈的全身。
  妈妈被我抚摸得娇喘吁吁,丰腴的身体不住地扭动着:
  「……啊……啊……乖宝贝……啊……啊……妈妈……啊……妈妈答应你……啊……啊……妈妈的小乖宝宝……」「妈妈,我不是在作梦吧, 真的能和您……和您……这是真的嘛?」我勃涨得硬梆梆的阴茎隔着短裤触在妈妈身体上。我一时间已不知是身处梦境,还是身在现实。
  妈妈搂着我,红润、甜美的小嘴亲吻着我的嘴,娇喘吁吁,羞红满面,断断续续低声地说:
  「是真的……嗯……嗯……傻孩子……嗯……嗯……玉龙……啊……啊……嗯……啊……啊……坏儿子……嗯……嗯……帮……帮妈……嗯……帮妈妈……啊……啊……脱……脱衣服……嗯……嗯……」妈妈那令人销魂的声音着实让人心醉神迷,妈妈理智中残存的最后的那一丝丝乱伦、禁忌的犯罪感已被熊熊的慾火烧得灰飞烟灭。
  我简直难以相信这一切,梦寐以求的期盼就要变为现实,激动使我颤抖着双手,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一时间竟不知怎样才能把妈妈那袭长裙脱去。妈妈的一只手轻轻的握住我因激动不断颤抖的手,慢慢地引导着我伸到她的身下,去拉位于背部的拉链。
  「不要紧张,玉龙,你不是想要得到妈妈,和妈妈……拿出勇气来。」我抬起头看着妈妈,只见那张秀美的脸上飘着一抹使人迷醉的羞红,一双美目中闪着令人心神具荡的光茫。
  妈妈像是在逗我一样,微闭秀目,秀面羞红,成熟、丰腴、性感的娇躯微微颤慄着,慢慢地把乳罩稍微的移开了一点, 露出白嫩、光润的柔软大半乳胸。「犹抱琵琶半遮面」这半遮半掩的美感剌激所产生的效果是使我更加迫切地期盼着妈妈双乳的完全裸露。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把将那半遮掩着乳房的、碍眼的乳罩拿开:
  「噢,妈妈,妈妈太狡猾了,我要看妈妈的双乳。」妈妈撒娇般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撒娇声:
  「不嘛,妈妈的双乳怎么能随便让你看呢?我怎么狡猾了,难道妈妈做错了什么吗?」我趴在妈妈身上,扭动着身子,撒着娇说:
  「妈妈,求您了,我要看您的双乳,您就让我看看嘛,看看嘛。」妈妈羞红满面,微闭双眸,轻柔地说:
  「唉,玉龙,妈的宝贝,你真是妈妈的小冤家,从小你就是吃妈妈的奶长大的,这个时候怎么……?」说着妈妈把乳罩从胸部移开。那一对丰满、坚挺、圆翘的乳房如同一对白鸽腾越在我面前。白嫩、光润的乳峰随着妈妈轻微的喘息颤动着,小巧的乳头如两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现在我看到只是一对性感的,充满淫慾的成熟、美艳的乳房。我微微抖动的手指摸上了妈妈那一对白嫩、光润、丰腴、坚挺、圆翘的乳峰。如同触电般,一阵酥麻从指尖霎时传遍了全身。妈妈娇哼了一声,不安地扭摆了一身体。我的双手触摸着妈妈双乳,手指轻轻地按揉着:
  「太美了,妈妈,真是太美了,真的,我太喜欢了,妈妈。」妈妈轻声喘息着,娇媚地轻声细语说:
  「哦,我知道,玉龙,玉龙是真的喜欢妈妈的乳房,哦,乖儿子,慢些,慢些,不要弄痛了妈妈。」妈妈丰腴、性感的身体扭动着,此时的妈妈已完全沉浸到愉悦的兴奋和快感之中,那残存于头脑中的一点点理智和禁忌已荡然无存,全然把我她的亲儿子当成一个自然意义上的男人,尽情享受我的爱抚,得到做为女人应该得到的性的愉悦。
  「啊……太棒了……啊……啊……妈妈的……妈妈的乳房……真是……真是太美了……啊……啊……真是又丰满……又柔软……啊……啊……」我趴在妈妈丰腴的身上,双手揉捏着妈妈丰腴、尖挺、圆翘、柔软、性感的双乳,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啊……啊……宝贝……啊……啊……玉龙……啊……啊……妈妈……啊……妈妈……也很高兴……啊……啊……真的……真的是……很舒服……啊……啊……啊……」强烈的剌激兴奋得妈抱住我的脑袋,把我头按在她的胸前。
  趴在妈妈的几近赤裸的身上,我把脸埋在妈妈高耸乳峰之间,闻着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光润、丰满、柔软、性感、颤巍巍、白嫩嫩的乳峰。妈妈娇哼一声,随即发出令人销魂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舔着那深陷的乳壕,从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尖在妈妈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饱满的乳头的暗红的乳晕上环绕着,不时地舔舔那对饱满的乳头。
  「啊……啊……玉龙……啊……啊……孩子…啊……啊……妈妈让你玩得太舒服了……啊……啊……啊……」 真没有到曾经哺乳过我的妈妈的乳房竟也会如些敏感,也许是有近十五六年没有哺乳的缘故吧,妈妈的乳房如同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样性感、敏感。此时的妈妈已经无法克制住那压抑了许久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忍不住放浪地小声叫了起来。我贪婪地张开嘴,把妈妈的乳房含进嘴里,舌尖舔着圆溜溜的乳头,吸着、吮着、裹着。
  「妈妈,」我抬起头,望着秀面绯红、风情万种的妈妈说:「妈妈,我可以把它脱下来吗?」妈妈满面娇羞地点点头,随即就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秀目。
  我的手微微颤抖着、慢慢地把三角裤从妈妈胯间褪下,经过双膝,从妈妈的两腿间脱下。妈妈肥美、圆浑的丰臀向上翘起,配合着我把她身上最后一处遮羞之物剥去。这时一个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肉体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这是我在睡梦中无数次梦到过的妈妈的赤裸的肉体。洁白、光润的双股间,浓密、油亮、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暗红色的阴唇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花心般的阴道口我就是从这里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阴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阴蒂。吻舔着小巧如豆蔻的阴蒂。妈妈那小巧的阴蒂被我吻舔得坚挺起来,我于是又把舌尖进妈妈的阴道口里,轻轻搅刮着那带有褶皱的阴道内壁这是我十八年来到世界上的通道。
  「啊……啊……玉龙……心爱的宝贝……啊……啊……我受不了……妈妈让让你啊啊……哎呀……你舔……舔得……舒服……啊……啊……我……啊……我要……啊……哎哟……啊……啊……要……要……啊……啊……」我捧着妈妈白嫩、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妈妈的阴道里,吸吮吻舔着她滑润、娇嫩阴道内壁。妈妈的阴道真是奇妙内壁既滑嫩又带有褶皱(后来我才听说,大凡是淫荡的美女都天生是这样的)。从妈妈的阴道深处一股股淫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妈妈全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弯起圆滑光滑洁白的大腿,把丰腴的肥臀抬得更高,以便我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阴道口和阴道内壁。
  「啊……啊……妈妈的阴道真……啊……啊……亲爱的妈妈……您……您的阴道里都流水了。」「啊……啊……小坏蛋……小宝贝这还……还不是因为……啊……啊……因为你……啊……啊……玉龙……不……不要一口一个妈……妈妈了……我……我……啊……啊……我都被你玩成这……这样了……害得我红杏出墙……啊……啊……通奸偷情……啊……啊……我心里……心里……啊……啊……觉得……啊……有……有些发……发……啊……啊……毛……啊……啊……」妈妈扭摆着娇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尖挺、圆翘的双乳不停地地挤压、搓揉着,用力向上挺送着肥美的丰臀,以便我的舌头能更深入地探进她的阴道里吻舔她的阴道,裹吮她的阴蒂。伴随着一阵阵身体的颤慄,从妈妈的阴道深处流淌出一股股淫液,把她的阴道内外弄得滑润、粘糊糊的,弄得我满脸、满嘴,那一股股淫液顺着会阴流向肛门,在雪白、肥嫩的屁股映衬下,那小巧、暗红色的肛门如含苞待放的淡紫色的菊花花蕾,让人心醉。啊,这是妈妈美丽性感的屁眼!
  「啊……啊……玉龙……乖宝宝啊……啊……你把……把妈妈弄……弄得太……太舒服了……啊……啊……爽……啊……爽……啊……啊……哎哟……啊……妈妈让你玩……玩得太……太……啊……啊……爽了……啊……啊……快……啊……啊……玉龙……快……快……脱……啊……啊……脱了衣服……啊……啊……用……用你……你的……啊……啊……啊……啊……」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妈妈情慾已完全高涨,那迷人的、充满着神秘感的湿润、滑腻的阴道--令人迷醉的骚屄--热切地等待着我硬梆梆、粗长雄健的阴茎去揭秘、去探险!
  我几下就把身上的衣物脱光,妈妈看到我那腿胯间那条又长、又粗、又壮、硬梆梆的阴茎时,不由得又惊又喜。
  当我赤裸的身体趴在妈妈白晰、滑润、光洁的肉体上,把光溜溜的妈妈压在身下,硬梆梆的阴茎直翘翘地碰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时,妈妈的脸上飞过一抹羞红,身体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微微闭上一双秀目。从光滑、圆润的龟头端渗出来的透明液体,把妈妈的双腿间弄得湿漉漉、粘乎乎的。
  我手握着硬梆梆的阴茎用光滑龟头沾着从妈妈的阴道里流出的滑腻腻的淫液,在她的阴道口研磨着,研磨着小阴唇和阴蒂。妈妈春意萌动,淫心正炽,久旷的阴道被这样一个雄健的阴茎龟头研磨得骚痒难耐,略含娇羞地浪叫着:
  「啊……小坏蛋……啊……啊……别再磨了……啊……啊……妈妈快……快被你玩……玩死啦,快……快把你的……你的……啊……啊……插……插……啊……插进来……啊……玉龙……啊……求求你了……啊……啊……你快嘛……」看着妈妈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模样,我知道她性慾正盛,淫心正炽,急需要一根硬梆梆、粗长、雄健的阴茎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平熄她心中熊熊的淫慾之火。
  听着淫浪的娇啼,看着天生的尤物,我心痒难耐,于是一手搂着妈妈一条丰腴、光洁、浑圆的大腿,一手扶着硕大的阴茎对准湿漉、滑润的阴道口猛地插进去,只听「滋」的一声,那硬梆梆、又长、又大、又粗的阴茎就一下连根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一下子把她的阴道内涨撑得满满的;硕大的龟头紧紧在阴道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上。
  妈妈的阴道把我的阴茎紧紧地包裹住,妈妈久旷的阴道天生就又窄又紧,除了爸爸的阴茎外不曾见过更别说感受别的男人的阴茎。可今天第一次与丈夫之外的男人做爱就遇到我她的儿子的这根硬梆梆、又粗、又长、又大的阴茎。这猛的一插竟使妈妈有些吃不消,随着我刚猛的一插,妈妈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啊」的叫出声来。过了半响妈妈才娇喘吁吁,美目含情,瞟了我一眼:
  「小坏蛋,你可真狠心啊……你的鸡巴这么大,也不管妈妈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妈妈……妈妈都快叫你给插晕了。」妈妈娇声地撒着娇,把我紧紧搂住,让硬梆梆、粗大长的阴茎紧紧地插在她的阴道里。
  「心爱的妈妈,我不知道你的阴道口那么紧、那么窄,可是你太性感了,我,我的阴茎插得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妈妈,你要打要骂我,我毫无怨言的,可我真的是想让你快乐呵。」我趴在妈妈的身上,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慢慢地抽送着,吻着她因性爱光润、秀美的面庞和红润的嘴唇,体贴地说。
  妈妈被我说得心里甜甜的,用力收缩着阴道,夹紧我的阴茎,娇媚地笑道:
  「妈妈才舍不得打你骂你呢,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哦……对……就这样,慢慢地抽插,让妈妈慢慢地适应,哦……对宝贝,就这样……哦……哦……」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
  我想不到妈妈虽早已结过婚,十六年还曾生育过我,可她的阴道却如此又紧又窄,她带光滑的阴道内壁把我粗壮的阴茎紧紧包裹着,带有节奏地收缩着,当阴茎龟头触到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上时,那团肉竟如同妈妈红润的小嘴一样裹吮着我的龟头,真个令人销魂。
  「妈妈,您说我们在干什么呢?」我把妈妈压在身下,阴茎在她的窄紧的阴道里插抽着,妈妈滑腻的略带褶皱的阴道夹迫套撸着我硬梆梆硕大的阴茎,妈妈那对丰腴、尖挺、圆翘的双乳在我的胸前,我的脸贴着妈妈羞红的,微微发烫的面庞,轻佻地挑逗着。
  「哎呀,羞死人了,小坏蛋,这……这怎么能说得出口呢?」妈妈羞涩地说,丰腴、肥美的丰臀扭摆着,向上挺送着,迎和着我阴茎的抽插。
  「说嘛,我让您说嘛,快说嘛,妈妈。」我假意要把阴茎从妈妈的阴道里抽出。
  「啊,不要,不要,唉,玉龙,你就会欺负妈妈,」妈妈紧紧地把我搂在她的身上:
  「这……这……唉,你呀,真是个小魔头,我们……我们……是……是……」「是什么?心爱的妈妈,您快说呀。」我把阴茎全都插在妈妈的阴道里,扭摆着屁股,龟头一下一下研磨着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暄暄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上。
  「啊……啊……玉龙……啊……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啊……」妈妈被我研磨得娇喘吁吁:「啊……啊……我们……是……是……儿子的大鸡……鸡巴……啊…………妈妈的美骚……骚屄……啊……啊……」妈妈羞得满面酡红,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一娇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
  「啊……啊……舒服……啊……爽……啊……啊……玉龙……啊……心肝……啊……啊……妈妈的屄被你的大鸡巴……得舒服……啊……啊……天啊……啊……」激情燃烧、淫火正炽的妈妈的洁白、光润、丰腴肉体随着我硬梆梆的阴茎抽插的节奏起伏,她灵巧地扭动肥美的丰臀向上挺送着,淫浪骚媚地娇叫着。
  我把妈妈压在身下,阴茎用力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左右研磨着,龟头触着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妈妈此时完全没浸在男女性爱的欢娱之中了,任凭她十八岁的儿子把粗长的、硬梆梆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享受着禁忌性交的快感,完全忘记了羞愧。
  "小宝贝……啊……啊……你的大鸡巴……插在妈妈的……屄里……多……啊……真是天生的一对……啊……啊……妈妈的屄……就是……就是给你的……大鸡巴的……啊……啊……用力……啊……使劲……啊……啊……小老公……小哥哥……小宝贝……得妈妈……舒服……啊……啊……"妈妈被我抽插得秀脸含春,双颊绯红,星眼迷濛,娇喘吁吁,香汗淋漓,阴道深处不断流出滑润的淫液。我将妈妈的娇躯压在身下,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抽插着。妈妈娇艳迷人的媚态和迷濛的勾人魂魄的媚眼,她快乐的浪叫声,阴茎在阴道里抽出插入和着淫液"噗滋"、"噗滋"声,交织在一起,汇成一曲让人心醉神迷的乐曲,使人癡迷,让人沉醉。妈妈的小阴唇和阴道口内侧的两片粉红的肉随着我的阴茎的抽出插入而翻出翻进,如同艳丽的粉红色的花瓣。妈妈的内壁带有褶皱的阴道紧紧包裹、套撸、夹迫着我的阴茎,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如同她红润、柔软的小嘴吻舔着我阴茎的龟头。我只觉阴茎龟头被妈妈的阴道套、撸、吸、夹舒服得浑身颤慄着。当我把阴茎向妈妈的阴道深深插进去时,妈妈也用力往上挺送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当妈妈的屁股向上挺送时我则将用力向妈妈的阴道深处去,阴茎寸寸深入,龟头直妈妈阴道深处那团软软的、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深深沉醉于禁忌淫乱之中的我和妈妈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我粗、长、大、硬的阴茎把妈妈的阴道塞得满满的,妈妈怎么能不舒爽无比、死去活来呢?
  "啊……啊……唉唷……唉唷……玉龙……乖儿子……小……唉唷……小丈夫……啊……啊……小老公……我……我……啊……不行了……哎哟……妈妈被你的……大……大鸡巴得不行了……啊……啊……哎哟……啊……乖宝宝要把妈妈死了……啊……啊……""妈妈……妈妈……亲亲妈妈……妈妈的美骚屄真的剌激呀……啊……啊……我要……我爱……啊……爱妈妈的美骚屄……啊……啊……妈妈……我……我……要射精了……啊……爽呀……啊……"妈妈摆动着娇躯,摇摆着肥臀,阴道用力收缩着,套撸、夹迫着我的阴茎。一股股淫液不断地从妈妈的阴道深处水奔泻而出冲激着我阴茎的龟头,一阵酥麻象触电般从龟头迅速传遍全身,刺激得我不再怜香惜玉,而是使出让妈妈销魂的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妈妈的娇躯似慾火焚身,她紧紧的搂抱着我,只听到阴茎抽插出入阴道时的淫液滑润之声不绝于耳,妈妈经不起我的这一阵猛烈抽插,全身一阵颤慄,阴道内壁的嫩肉痉挛着收缩着套裹着我硬梆梆、硕大的阴茎,她把我紧紧搂在怀中,肥白的丰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淫浪销魂的叫床声:
  「啊……啊……天哪……啊……玉龙……啊……啊……美死我了……啊……玉龙,妈妈都快被你……啊……啊……被你……啊……被你死了……我不行了……啊……啊……天哪……啊……啊……」妈妈淫荡骚浪样子促使着我更加用力抽插着阴茎,硬梆梆、雄健的阴茎似乎要插穿那诱人令人销魂的阴道。妈妈被我抽插得欲仙欲死、秀发纷飞、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液弄湿了床罩。
  「啊……啊……妈妈……你的骚屄把我的大鸡巴夹得爽……啊……啊……妈妈……亲亲妈妈……我要射精了……射了……啊……啊……阿……」「啊……啊……天哪……玉龙……妈妈受……受不了了……啊……啊……射吧,射……射到妈妈的屄里……啊……啊……玉龙你会玩女人……啊……啊……妈……妈妈可让你玩……玩得过瘾了……啊……啊……天哪……啊……啊……」妈妈知道我要达到高潮了,用力把肥美的丰臀向上挺送扭摆迎合着我最后的冲刺。
  我急速、用力地抖动屁股,阴茎用用力向妈妈的阴道深处挺去,妈妈则用力向上挺举着肥美的丰臀,在她销魂的浪叫声中,她阴道深处流溢而出的淫液冲激着阴茎龟头,一阵阵酥麻从阴茎龟头传遍全身,精液从我的阴茎喷射而出,强劲地喷注在妈妈久没能尽情承受甘露的阴道深处,冲激着妈妈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暄暄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
  「啊……啊……天哪……啊……太美了……啊……啊……得妈妈太美了……天哪……啊……啊……」我的阴茎在妈妈紧紧的阴道里一撅一撅地,尽力往里插送着;妈妈紧紧搂着我,阴道内壁抽搐着、痉挛着,承受着我射出的精液的洗礼。我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一跳一跳地有力的撅动着,妈妈的阴道内壁和阴唇也有节奏地收缩着。
  激情过后, 妈妈这时已从淫乱的迷醉中清醒过来,理智又回到了她头脑之中,她羞惭地说:
  「玉龙啊,你看,妈妈和你都做了些什么呀?这怎么可以呢?唉,妈妈怎么这么糊涂啊!」说着从她微闭的一双秀目中流出两行晶莹的泪滴,如雨后桃花般娇艳、可人。
  我趴在妈妈身上,把光溜溜的妈妈压在身下,阴茎依然插在她的阴道里,我吻着秀美的面庞,吻干那晶莹的泪滴,安慰着妈妈:
  「妈妈,这怎么能怪您呢?您千万不要这样,我爱您,您不也是爱我吗?只要真心相爱,还管那些世俗礼法做什么呢?妈妈,您真是太棒了,我一定会珍惜的,妈妈,就我们两人在家,您又是这么美艳、性感,我觉得早晚有一天会出事的。妈妈,我看过一本书,四十岁的女人是最性感迷人的,也是最需要性爱的,妈妈,我愿意用我的爱保持您的美丽和迷人。」「小坏蛋,就你会油嘴滑舌。」妈妈伸出手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娇嗔地一笑:「是呀,看着你,妈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慾了,多少个夜晚,妈妈从睡梦中醒来,满是空虚、寂寞,多么希望有人能陪陪妈妈啊?有几次,情慾难耐时,我真的想到了你,唉,妈妈也是女人啊!」这时我的阴茎已经软了下来,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我也从妈妈身下,躺在妈妈的身边,把妈妈搂在怀中,妈妈小鸟依人般温柔地偎在我的怀中,跟我讲诉着十八年前,她和爸爸新婚之夜的浪漫柔情;讲述着十八年来,她和爸爸的性爱历程;讲述着爸爸出国两来,她性爱的饥渴。
  「玉龙,真的难以相信,在我的印象中,你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可看刚才你和妈妈做爱时,乾妈妈的那个架式,还真是看不来呢?」妈妈感慨地说。
  「哎呀,玉龙,咱们还没吃早饭呢!」妈妈看表时,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我和妈妈刚才整整干了两个多小时!
  「不嘛,妈妈,我还没玩够呢,我还要妈妈的屄。」妈妈秀面一红,咯咯娇笑着说:
  「是呀,我也没玩够,我也想让儿子再一次呢。」说着妈妈满面娇羞地把羞红地脸埋在我的怀中。
  我亲着妈妈红润润的的小嘴,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揉摸着她的阴部,妈妈阴部湿漉漉、滑润润的,是那样的迷人,我怎么摸也摸不够,我的手指按揉着妈妈的阴蒂,把妈妈弄得在我怀中扭动娇躯,我手指伸进妈妈的阴道里轻轻搅动着,妈妈把两腿夹得紧紧,摇摆着丰腴、洁润的大屁股。
  「妈妈,您太美了,您告诉我,这是真的吗?我都不敢相信刚才我是在和妈妈做爱。」「傻儿子,是真的,刚才就是你,我的乖儿子把妈妈给干了。」妈妈爬起身来,趴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仔细端详着:
  「真没想到,十六年这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我的儿子成了一个小色鬼,长了这么大一个宝贝,都能妈妈的屄了。」说着把头埋在我的双腿间,去吻舔我的阴茎,白嫩、肥美的丰臀正对着我的脸。妈妈的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去吻裹我的阴茎,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我的脸前,妈妈那曾生育过我,刚才又被我尽情了一遍的成熟、迷人、滑腻、湿润的阴部就在我眼前。妈妈的小嘴把我的刚射完精的还软软的阴茎噙住,裹吮着,手轻轻揉捏着我的阴囊。
  「啊,妈妈的大屁股真是性感,妈妈的屄真是迷人!「我捧着妈妈那白白嫩嫩的丰腴、肥美的大屁股,吻着,舔着,脸贴在上面轻轻摩挲着。妈妈的双股之间隐隐传来一缕缕迷人的、令人心醉的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我的舌头吻舔着妈妈迷人的阴部,舌尖分开她的大小阴唇,探进阴道里,舔刮着滑润的阴道内壁,轻轻搅动着;用双唇裹住小巧的阴蒂裹吮着。
  「嗯……嗯……啊……啊……乖儿子……嗯……嗯……啊……啊……舔得妈妈……啊……嗯……嗯………………啊……啊……舒服……啊……啊……嗯……嗯……」妈妈含着我渐渐硬起来的阴茎,阴道被我舔刮得酥痒痒的,肥美、白嫩的丰臀摇摆着。
  我捧着妈妈白嫩、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抽插着,舌尖刮舔着妈妈阴道滑腻、略带褶皱的内壁,鼻尖上面就是她那如菊花花蕾般小巧、美丽的肛门。妈妈的阴道深入流出淫水,流淌在我的脸上,嘴里。我的舌头又舔向她的屁股沟,妈妈喘息着,扭摆着肥美、丰腴的屁股,快意地呻吟着:
  「啊……啊……嗯……啊……啊……小色鬼……啊……啊……妈妈……啊……啊……妈妈……真……真……爽……爽……啊……嗯……嗯……啊……乖儿子……你……啊……啊……把妈妈……啊……啊……玩……嗯……啊……玩得……啊……啊……真……真舒服……啊……啊……嗯……啊……啊……」妈妈的屁股沟被我舔得湿湿漉漉的,看着妈妈那暗红色如菊花蕾般美丽性感的肛门,我忍不住一阵阵冲动,舌头忍不住去吻舔那菊花蕾般美丽的肛门,妈妈的美丽、性感如菊花蕾般的屁眼一阵收缩:
  「啊……啊……小色鬼……啊……啊……啊……啊……怎么……怎么……啊……啊……嗯……啊……啊……舔……啊……啊……嗯……啊……啊……舔……妈妈的……啊……啊……嗯……啊……妈妈的屁眼……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妈妈扭动身体,任凭我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她紧紧凑凑的屁眼很是小巧美丽,我用力用双手把妈妈两瓣白姨、暄软的屁股分开,舌头舔着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湿呼呼的,妈妈淫浪地叫着、呻吟着。我的舌尖着她的屁眼,试图探进她的屁眼里去。妈妈这时用嘴套撸着我的阴茎,舌尖舔着龟头,有时还把我的阴囊含进嘴里,吮裹着。
  「小坏蛋,看你把妈妈弄得,这回我要在你的身上玩。」说着,只见妈妈腾身高举肥臀,把那湿润、美丽、成熟的阴道口对准我硬梆梆、直挺挺的阴茎,一手扶住我硬梆梆的粗壮的阴茎,另一只手中指和食指分拨开自己的阴唇,借助着淫液和我唾液的润滑,柳腰一摆、肥臀用力向下一沉,只听「噗滋」一声,我那根硬梆梆、挺直直、又粗、又长的阴茎连根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龟头一下子就触到了妈妈阴道尽头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上,我和妈妈都同时叫出声来。
  「啊!玉龙,这一下捅得太深了,啊真爽啊!」妈妈骑坐在我的身上,丰腴、肥美暄软的屁股用力下坐着,使我又粗、又长、硬梆的阴茎完全插进她滑腻、富有强性的阴道里;使我圆浑、光滑、硕大的阴茎龟头紧紧着她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上。妈妈扭转着暄软的丰臀,使我阴茎的龟头研磨着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肉;妈妈的身体微微向后仰着,双手揉捏着圆翘、丰腴、柔软、尖挺的乳峰,秀面被淫慾之火燃烧得绯红,一双迷离的美目流转着淫媚的波光。
  「哦……宝贝……啊……啊……宝宝的大阴茎……啊……啊……插得……啊……啊……插得妈妈……啊……啊……真是太爽了……啊……啊……」妈妈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滑腻的、内壁带有褶皱的阴道紧紧包裹套撸着我粗长硬壮的阴茎,只见她面色绯红、秀发如瀑、美目迷离、娇喘吁吁。双乳在胸前跳动。妈妈白嫩、光润的肥臀颠动着,肥美的屁股碰在我的腿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妈妈沉寂了许久的情慾在长期饥渴的束缚中终于得到了彻底解放,在我的身上,妈妈成熟、美丽、迷人的阴道紧紧套撸、夹迫着我的阴茎,那最原始的性慾使妈妈和完全丢弃了理智,沉禁在乱伦的淫乱的快感中。
  「啊……啊……太了……充实……啊……喔!……妈妈……喜欢……玉龙的大鸡巴……哇!……大……硬……长……粗……舒服……啊……喔!…………久没……这么爽啦……妈妈……让你的大鸡巴……得太美了……。」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妈妈被乱伦的禁忌性交产生的快感爽得欲仙欲死,她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娇躯,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尖挺、圆翘的双乳不停地地挤压、搓揉着。绵绵的淫液从阴道深入不断地流洩出来,把我俩浓浓的阴毛和阴部弄得湿漉漉、粘呼呼的,妈妈娇柔风骚淫浪的叫床声把沉寂多年的空闺怨妇的骚劲毫无保留地全部释放出来。
  我被妈妈剌激得不禁兴奋地哼叫着回应着妈妈
  「啊……喔!……亲亲妈妈……我也爱……爱妈妈……爱妈妈的……哦……美骚屄……哦……心爱的妈妈……的美骚屄…………紧……!……哇……夹……夹得我……舒服呀……啊心爱的妈妈……啊……。」 「噗滋、噗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使得我和妈妈听得更加淫慾昂奋、性慾高亢。妈妈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着屁股;一头乌黑的秀发如一团燃烧着的黑色的火焰在脑后跳动;粉颊绯红,美目迷离,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妈妈急摆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颠动,浑圆、肥美的屁股蛋「啪啪」地撞击着我的大腿根,久旷、成熟、美艳、迷人、湿润、内壁带有褶皱的阴道紧紧夹迫、套撸着我的阴茎。我觉得妈妈阴道口那两片阴唇一下下收缩着,恰如她小嘴的樱唇一般紧紧咬着阴茎的根部。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妈妈已全然不顾伦理禁忌,被我粗、大、长的阴茎和娴熟的性交技巧所服,深深地沉浸在禁忌的母子偷情、通奸的快感中,不仅让我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红润的小嘴还噙吮了我阴茎,现在又骑跨在我的身上把美迷人的阴道深深套入鸡巴。我仰卧着,身体上下挺动着,腹部带动阴茎用力向挺送迎合着妈妈骚浪的阴道。一手不甘寂寞地捏揉、把玩着妈妈那对上下跳跃着如同一对白鸽般的、圆翘、尖挺的乳房。
  「啊……妈妈……你真的太美了……你的乳房……又肥……又大……真美……柔软……玩……啊……妈妈……心爱的妈妈……你的乳房……真是太让人癡迷……沉醉了……」我边赞叹边把玩着,妈妈的乳房被我揉搓得尖翘翘的,那两粒小巧的乳头也被我揉捏得硬胀挺立起来,如成熟、饱满的葡萄。妈妈秀脸羞红、美目迷濛、樱唇微张、娇喘吁吁。此时的妈妈早已没有白目里大庭广众面前那份雍容大方、文静秀美,有的只是扭动肥美的丰臀把我的阴茎紧紧套撸着,让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阴道尽头那团软软、暖暖的似似无的肉,娇美的脸颊上着充满淫媚的美艳。

共3条数据 当前:1/3页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